《宝贝》风格化哲理喜剧

2023-10-11 20:44

幕后篇

“我原本以为《宝贝》是我的流水客。意思是:它是夹在我两部大戏中间缓口气,驾轻就熟挣点生活费的小打小闹。”六六说。《宝贝》的上一部《心术》,让六六写的心力交瘁,她经常跟人家说,写作这活,旁人看着轻松,干的人都知道,这不是拿字换钱,这是拿命换钱。再下一部戏是写农民工,又是“硬骨头”。六六对于这种需要挠头皮且偏偏不是她感兴趣的题材,处理方法就是“趁结果出来之前,用以前所积累的信誉,捞笔快钱。”

所以她以为《宝贝》就是她的过场戏,她的快钱。对于这种婆婆妈妈家长里短,对六六来说,她觉得翘翘兰花指都能写成都市剧的佼佼者,含金量少,既不需要采风,又不需要调研,还不需要冒着被追打封杀的危险,总而言之,是既不脏又不累的活儿。

但是人不能对自己有要求,一旦有要求,就会把自己放进一个永动机的恶性循环。所以尽管是一部轻喜剧,但六六写得很累,喜剧要有天赋,她自认这方面还不差,但被要求一个笑点接着一个笑点,不下点真功夫真不成。最后结果是《宝贝》成了她的吐血之作。“剧本刚出来,老板抚掌称赞说:‘每集都可独立成戏,节奏堪比美剧!’”六六于是傲娇。谁知成片出来,老板又说:“我为这样一部温情的家庭剧深深感动!”“你要一部家庭剧,为何逼我写一部高强度美剧呢?老板是不是都这样周扒皮呢?”

和一般描述家庭情感的电视剧不一样,《宝贝》关注更多的是一些微妙的细节,激烈的矛盾冲突并不是主体,主角的思路行为多少都有些理性的克制和支撑。台词中的隐喻、妙语、辣评是六六面对纷乱生活和逐渐迷失的社会的委婉轻嘲。御姐式的张萌,知性透彻的牛莉,稳重略闷的张铎,文艺腔的雷佳音,纯净俏皮的孟丽,大叔范儿的佟瑞欣,跟随角色的心路行迹吐露了身处其中的真切感受,这其中有他们作为演员的职业观察角度,有透过《宝贝》投射生活的想法感言,更多时候,是我们身处局外,看他们用各自的姿态释放情感和姿态。一对70后夫妻,一对80后,一对90后夫妻,面对未出世和正在渐渐长大的孩子,他们的生活百态,基本囊括尽目前职场上的主要年龄层的城市已婚男女的现状。

吕超是这部剧的制片人,也就是六六口中的老板,做《宝贝》的时候,正是公司的新剧《心术》热播的时候,他认为《心术》的思想价值和艺术成就,从高收视和街头巷尾热

议就能看出,它长久地停留在了2012年的社会文虎史上了。但他同时也认为应该看到该剧情节性有可加强的空间,制作也不应有那么多疏漏,植入广告生硬、群众演员出戏、搭建场景偏大等等。但他认为出现问题并不可怕,解决问题是发展。所以《宝贝》的组建会上,第一项内容就是请大家吐槽《心术》,他认为能够理性的分析《心术》的得与失,才能制作出更好的《宝贝》。要拍一部什么样的《宝贝》,吕超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写下了很多想法和灵感,他发现出现最多的一个词是:风格。“中国每年出品四五百部电视剧,每晚有四五十个频道在播电视剧,但绝大多数相当雷同,缺乏个性。我希望《宝贝》不是这样,不仅不是这样,还应该拍出独特的风格。”

人物篇

70后代表 冯莹(牛莉饰)&张嘉平(佟瑞欣饰)

冯莹是个知性优雅的家庭主妇,其实她本身是个非常有才气的女人,为了儿子和丈夫,她放弃了事业。牛莉觉得70后的婚姻女性,比如冯莹面临的问题是丈夫的外遇,是否生二胎是很现实的问题。她的丈夫张嘉平一直在思索人生怎么是对的,怎么能对家庭负责任,他有句台词是:“如果能跟自己所爱的生活在自己喜欢的城市做着自己最喜欢的工作,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?”他要的是很精神层面的东西,有各种问题想解读,想弄明白,这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人,身上充满了纠结。

80后代表 陈静波(张萌饰)&孙哲(张铎饰)

陈静波是一位广告公司经理,典型的事业型女青年,结婚后孩子的降临让她纠结于家庭与事业之间,一直坚定的认为“谁赚得多,谁主外”。性格大大咧咧,工作、收入上总是压着属性为“IT宅男”的老公孙哲一头。两人立志丁克,三十而立依旧生活随性,急坏了父母们,谁知静波意外怀孕,打破了原有的家庭结构平衡,堆积的矛盾逐渐显现,静波在女主外男主内的道路上摇摆前行。

90后代表 丁一丫(孟丽饰)&陈QQ(雷佳音饰)

陈QQ是个花花公子,万花丛中走,片叶不沾身,有言道:好女不上二遍。但马有失蹄,在一夜春宵后,突然被告知要当爸爸了。丁一丫因为和陈QQ的怀了孕,她妈妈让90后的她把孩子生下来,于是从一个懵懂大条的小模特变身为用心经营家庭照顾孩子的萌妈。

独家专访张萌(饰陈静波) 独立勤奋不矫情

可能六六有点偏心,《宝贝》中的女性形象度非常个性而且有那么点完美的意思,他们身上有很多惹人疼活令人折服的气质。陈静波有很强的领导欲望,但是这种控制欲有不能是让人讨厌的,要怎么把这种姿态处理得舒服甚至让人觉得有点可爱?对张萌来说是一大挑战。

张萌活波的性格倒的确和静波有些像,独立勤奋不矫情,我们经常在电视剧尤其是偶像剧中看到女主角天真懵懂,甚至傻里傻气的只会受欺负,上天是眷顾好女孩,可如果好女孩是弱弱的小白兔,可能这个物种早就灭绝了。童话总会腻味,真是反而更让人过瘾,所以静波的大胆、愤怒甚至小奸计在荧屏上肆意流露时,你会觉得特别带劲。

陈静波是个什么样的角色?

张萌:陈静波从怀孕、自然分娩到生完孩子,最后自己成为一个女强人,这是一个80后女生的成长历程,挺有挑战性的。

有没有因为角色或者剧情跟六六深入探讨过?

张萌:有,其实我觉得静波跟她挺像的。我当时接这个角色的时候,就看到静波这个角色很有争议性,因为她是个心直口快的人,说话没有那么多框架, 有时会得罪人,挺厉害的,这个尺度怎么拿捏,我跟我们这个戏的文学编辑聊,她说六六姐就是很直、很犀利,她也很可爱、很善良,她很容易在人群中成为焦点,大家都很喜欢她,像孔雀一样,其实想一想六六姐的那个状态,就找到了这个人物。

六六笔下的静波跟她本人有些像?

张萌:她笔下的人物当然有和她相像的地方,但也不是说就是她,她一定会带着她的感受去创作,今天是我张萌来演静波,人物身上一定就有张萌的影子,但是最关键是要把人物的灵魂提出来,我身边的很多80后都会遇到这样的问题,谁来管家?还有养老问题,这都是很现实的问题。

男主内,女主内,会不会成为一个新的社会话题呢?

张萌:我们公司找员工,有很多实习生中,女生占八,男生占二,就是女强男弱,你可以看到,很多女生现在都很强大。

关于生孩子带孩子你怎么积累经验?

张萌:我跟很多妈妈、准妈妈交流,比如还有要跟小演员的亲妈交流,剧里我孩子的妈妈很好,她常跟我交流。其实每个孩子都不一样,你有了孩子,但你熟悉的是你抱孩子的动作和姿势,你不一定不熟悉每个孩子的个性和脾气,我们剧里的两个小演员,一个喜欢横着一个喜欢竖着,一个喜欢他拍他屁股一个喜欢你摇他。

对现在80后的女生,有一些能不能要孩子,该不该要的困惑,你有什么想对她们说的?

张萌:我觉得爱孩子是人的天性,为什么很多80后的年亲人不想要孩子,很多时候来自于生活的压力,他们觉得自己的生活都有压力的时候,还要承载着孩子的人生,这是最大的问题,但是每一个个体都不一样,每一对夫妻度不一样,要孩子应该趁年轻要一个,是很好的事情。

剧里的歌曲都是你写的吗?

张萌:我是音乐专业毕业的,加上可能我我对《宝贝》这部戏很了解。有一首插曲是金池姐唱的,有点小悲情、小沧桑,代表70后的婚姻红灯,但80后的歌曲是我唱的,他们两个人就是过自己的小日子,排除万难,很快乐的女孩,她承载着的是快乐和轻松,90后也是我唱的,我把它改编得有点慵懒,有乡村和jazz的曲调。

静波有点麻辣人妻的感觉?

张萌:家里她做主,她肯定是嘴比脑子快的人,你们身边有没有这样的人?说出去就后悔了,特别有喜感。剧本已经提供了不少喜剧的东西,但我们把它放大了,我们制作部讲这部戏是喜剧风格化的剧,80后又承载着喜剧的主线,所以我们要把风格化演出来,我们想了很多办法。比如我哥和我嫂子,年终奖取了几万块钱回家,关上门撒钱玩,这就是80后会干的事。

想立刻结婚要孩子吗?

张萌:我觉得结婚就是为了要孩子,不然没必要结婚,我演完这个戏之前特别后悔自己没机会生个孩子当妈,演完以后就觉得还是要赶紧当妈。哈哈。

你跟以往比表演上更成熟了,这个角色是你遇到的把握最好的?

张萌:它开启了我另外一扇门,我以前没演过这样的角色,这是非常宝贵的,当时我也是打着鸡血再演,静波这个角色心直口快,说话不能慢,她跟打机关青一样,需要你台词的功底和动作,都特别需要准备。

生活的你更贴近于谁?

张萌:人多的人我会更照顾大家的感受,我是一个不管比别的孩子大还是小,永远都是那个大姐姐,特别照顾别人的感受,我小的时候十二岁就当钢琴老师赚钱,我给我姐零花钱,我经常在人群中飞会问你没事吧,但一个人的时候特别安静。

你表演不是科班,一路上你遇到的贵人有谁?

张萌:我有很多贵人,六六姐,张国立老师,胡玫导演,他们就像你的镜子,让你看见自己。演员不需要太着急,虽然有句话说出名要趁早,我觉得真的没必要,因为我们这有个规律,其实你受了多少的苦,也会得到多少福报,我在积累的过程,这是能够让我内心越来越强大的过程,能让我不害怕自己的容颜变老。慢慢地不再那么偶像,这些都不重要。孟丽刚才说养儿防老,她差不多是90后的女生,不可能想到养儿是为了防老,她有可能是是为了老公,我们80后也不会想要个孩子来养我,只是说这是精神上的寄托,或者说是生命的传承,这远远大于他照顾你这件事。